• 首页

    “人未走心已远”数位在职高管抱团另立门户 上银基金为何视而不见?

    洪小棠2019-04-11 19:34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洪小棠 一家基金公司的核心团队集体另立炉灶,这在基金行业并不常见。

    证监会官网显示,一家新的公募机构设立申请材料已被证监会受理,这家新基金公司名为“景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由李永飞、王素文、栾卉燕、郑清丽、赵兰芳、杨锴、倪侃、史振生、田博等9位自然人发起设立。据记者了解,其中7位目前的职位为上银基金总经理、督察长、基金经理、子公司负责人、财务负责人?#21462;?/p>

    经济观察报网记者从多位接近上银基金人士处确认,李永飞、史振生等人的确是上银基金高管及员工;而记者就李永飞等人是否为上银基金在职人员等相关问题求证上银基金,截止发稿,上银基金对此尚未回应。

    但在多位业内人士和接近监管层人士看来,上述多名上银基金的高管、骨干“骑马找马”现象是否涉嫌存在利益冲突有待观察,而上银基金至今未对此事进行披露也引发了市场的更多质疑。

    集体另起炉灶

    根据证监会官网的审批进度显示,“关于李永飞、王素文、栾卉燕、郑清丽、赵兰芳、杨锴、倪侃、史振生、田博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设立资格审批——景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4月4日状态为“接收材料”。

    记者从接近上银基金人士处了解到,李永飞、史振生等人均确定为上银基金人士,且公司内部亦在进行讨论。

    随后记者联系上银基金,截止发稿,其相关人士对此事尚未回应。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上银基金成立于2013年8月,截至2018年末,上银基金公募资管规模723.6亿元,其中货币基金占比72.25%、债券基金占比27.36%,混合型基金占0.39%。

    从股权结构来看,上银基金注册资本3亿元,其中上海银行、中国机械工业集团分别出资90%、10%。那么作为绝对控股方的上海银行对此事是否知情呢?

    记者对此联系上海银行,上海银行方面表示对此事不方便做任?#20301;?#24212;。不过,记者从接近上海银行的相关人士处获悉,上海银行已知晓并正商讨处理该事件。

    可以预想的是,如果上述人士均来自上银基金,也就意味着,该公司或将在不久之后面临上至总经理下至基金经理的“大换血”。

    其中包括,上银基金董事兼总经理李永飞,其此前曾历任申银万国证券董事、副总经理,中国银河证券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银河创新资本董事长,以及上银基金全资子公司上银瑞金资本的董事长等职。

    王素文目前为上银基金全资子公司上银瑞金资本董事长兼总经理,其履历与李永飞重合度较高,也曾在申银万国证券、中国银河证券任职,2014年其任上银基金总经理助理兼投?#39318;?#30417;,2016年1月起曾代任上银基金督察长;同年4月,王素文任上银基金副总经理,直到2017年6月离任。

    上银基金督察长史振生,资料显示其还兼任上银瑞金资本的董事。历任中国银行总行财务管理部财务经理,?#26412;?#20013;?#31471;?#26041;股份总裁办副总经理,上银基金固收事业部总监、副总经理等职务,还曾兼任上银瑞金资本副总经理、董事长等职务。

    而在其余4位发起人中,栾卉燕、郑清丽、杨锴、倪侃等相关人士均出现在了上银基金的从业人员备案?#23567;?/p>

    其中,栾卉燕为上银基金主管会计工作负责人和上银瑞金资本董事;倪侃为上银基金基金经理,管理着上银聚鸿益半年定开债基金、上银慧添利债券基金和上银慧祥利债券基金等3只纯债基金,管理总规模为92.94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倪侃历任银河创新资本风控专员,上银基金交?#33258;薄?#30740;究员,九州证券金融市场部投资经理,上银基金交易主管等职,其目前单独管理的上银慧添利债券自2018年11月接手以来任期回报为2.95%,此外他还刚在2019年1月末和楼昕宇管理了一只新基金——上银慧祥利债券。

    值得一提的是,倪侃任职基金经理以来,最长的任职时间未超过一年,单独管理的上银慧添利债券,去年11月接手至今不足半年,而另一只与其他基金经理共管的上银慧祥利债券刚于今年1月24日才刚刚成立,不足三个月。

    另据记者查阅有关上市公司IPO招股意向书显示,赵兰芳、田博两人与银河证券保荐项目组两位工作人员重名,或为李永飞、王素文在银河证券的前同事。

    这也意味着,景泽基金的9位发起人均和上银基金、上银基金全资子公司上银瑞金资本、中国银河证券等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景泽基金还涉及到上银基金总经理、督察长、基金经理、主管会?#39057;?#20851;键职位。

    不过,上述申报材?#29616;?#30340;发起股东并没有基金渠?#26469;?#19994;人员,而景泽基金设立后如何开展募资无疑也是一大悬疑。

    “对新基金来说,渠道募集也很重要,从上述几个人背景来看,反而较多是卖方的公司资源比较多,不知道是否会引入渠道能力的股东加入。”?#26412;?#19968;家基金产?#36153;?#31350;人士分析称。

    争议“骑马找马”

    近年来,自然人发起设立公募机构现象的增多,与此前监管政策的松绑有关。

    据国务院2013年12月发布的《关于管理公开募集基金的基金管理公司有关问题的批复》,明确规定了参股基金管理公司股东、实?#22763;?#21046;人的有关条件。其中,主要股东为自然人的,个人金融资产不低于3000万元人民币,在境内外资产管理行业从业10年以上。

    自然人被?#24066;?#21457;起设立公募基金公司之后,不少符合资格的基金从业人员开始跃跃欲试并筹划申请公募牌照。

    不过,此次另立炉灶的上银基金高管们目前?#28304;?#20110;在职状态,其以在职身份申报设立公募机构的“骑马找马”行为是否涉嫌违规,也引起业内探讨与关注。

    “一方面上银基金还是有产品正在运作的,总经理、基金经理和产品运作息息相关,如果他们离职无疑将会给上银基金的产品带来不稳定因素;另一方面,监管部门受理新基金申报时,这些人处于在职状态,是否会带来利益冲突的争议。”上述基金产?#36153;?#31350;人士称。

    值得一提的是,以在职状态申报设立新公募机构此前市场已有先例。最典型的,莫过于前不久刚刚创下单日700亿火热认购场景的睿远基金及其董事长陈光明。

    公开资料显示,陈光明申报设立睿远基金时,其仍担任东方红资管的董事长——据证监会的基金管理公司设立审批表,睿远基金于2017年7月21日递交了公募牌照申请材料,8月份获得受理,2017年12月有过第一次反馈意见。而隔年的2018年3月8日,东方红资管才正式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陈光明因个人原因离任。

    换而言之,睿远基金也是陈光明任职期间申请设立的。

    而当记者就公募机构在职高管能否以自然人身份申报设立新公募机构等相关问题向多家公募机构合规人士询问是,对方均表示这一做法具有明显的违规嫌疑。

    一位?#34892;?#22522;金公司督察长对记者表示不解,一般申请时,递交审核材料前需要进行面谈,而在任公募高管申报设立新公募机构这样重要的信息为何能顺利完成面谈?#20063;?#26009;被接受?

    另一家基金公司合规部人士表示,“发起人向证监会报送申请材料需要提供一系列材料,其中包括最近3年工作单位出具的离任审计报告、离任审查报告或者鉴定意见,如果是在职的情况,应该不会接受审批吧,甚至会以材料不全为由拒收。“

    而根据《证券投资基金行业高级管理人员任职管理办法》第三章第十九条规定:“高级管理人员、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经理不得从事与所服务的基金管理公司或者基金托管银行的合法利益相冲突的活动”。

    该办法第四章第三十条规定:“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兼任其他职务的,应当经董事会批准,并自批准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向中国证监会报告。其他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在经营性机构兼职。基金管理公司董事不得担任基金托管银行或者其他基金管理公司的任何职务。董事兼职的,基金管理公司应当自其兼职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向中国证监会报告。”

    4月11日下午,一位接近监管部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无论“骑马找马”是否合规,上银基金本身也应当将这一信息进行有效的披露,因为此次申报涉及上银基金诸多高管及业务核心人员,管理团队的动荡容易给公募产品带来不确定性。但据经济观察报记者发现,截至记者截稿前,上银基金尚未就此事披露任何相关信息。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上银基金应该进行披露,因为这些高管已经有了另起炉灶的念头,可这个念头基金持有人居然却只能从机构部的新基金设立审批名单中管窥,无法得到上银基金官方确认,不得不说其治理结构存在较大的问题。”上海一家公募机构高管坦言。

    财富与资产管理部记者
    关注基金、证券、资产配置、上市公司、金融创新等领域。擅长深度报道。

    电子刊物

    点击进入
    海南体彩4+1的玩法
  • 尤文图斯vs帕尔马 内蒙古11选5开奖号码 4399天天飞车刷分 独行侠vs火箭 河南22选5走势 星际争霸战走势图 dnf客服 德黑兰独立对阿尔艾因 鲤鱼门游戏 威海开心假期旅行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