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两会代表建言:企业扶贫困境如何破解

    2019-03-09 17:06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程度 如何以创新的形式?#36139;?#20225;业扶贫?如何更加有效的使用各种政府基金?如何解决民企和小微企业融资难题?——在过去的一年中,这三个关乎民生、产业和金融的热点话题,也成为今年“全国两会”的热议焦点。

    微信图片_20190309170419

    围绕上述系列问题的追问和答案,全国政协委员、雪松控股董事?#31181;?#24109;张劲在此次“全国两会”期间带来了多份针对性的提案建言。

    在张劲看来,企业的扶贫模式需要不断的推陈出新,确保长期稳定有效的脱贫。而政府投资基金的集中度则需要进一步提升,更好的发挥其引导作用。而针对民企和小微企业普遍面临的融资难题,则可尝试通过大力发展供应链金融来寻求缓解途径。

    从“惯性”扶贫到“创新”扶贫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最近表示,我国脱贫攻坚取得显著成就,贫困人口从2012年的9899万?#24605;?#23569;到2018年的1660万人,连续6年平均每年减贫1300多万人。

    这些成绩背后是国家政策、?#24335;?#25903;持以及诸多企业积极参与等的共同作用。单以?#24335;?#20026;例,2018年中央财政补助地方专项扶贫?#24335;?#36798;到1060.95亿元,并新增200亿元?#24335;?#20840;部用于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

    ?#36824;?#20316;为十九大提出的必须打赢的三大攻坚战之一,脱贫攻坚战?#24418;?#21462;得最后的胜利。

    刘永富表示,截至2018年底,贫困人口在3万人以上的县有111个,贫困发生率在10%以上的县有98个,这“两个一百”是脱贫攻坚的坚中之坚,要盯着这些地区加大投入、加大帮扶力?#21462;?/p>

    整体来看,从现在到2020年不到两年时间,脱贫攻坚时间紧、任务重。这也意味着不仅在单点突破比如深度贫困区脱贫,乃至全面脱贫优化推进?#30830;?#38754;,在接下来的时间计划里,都需要在原有既定帮扶动作层面上,实现更富层次、更具实效的推升。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雪松控股董事?#31181;?#24109;张劲也有着深层次的思考。在接受采访时张劲称,要尽快实现脱贫目标与现实间差距的尽快弥合,就需要对当前扶贫工作面临的主要问题进行更清晰、更精准的分析研判,以此才能精准施策,长效扶贫,最终脱贫。

    张劲总结表示,企业在?#23548;?#25206;贫过程面临着一些新的困境。这些问题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有的企业急于求成,导致扶贫项目市场定位不准、盈利模式不清,入不敷出,贫困地区有苦难言;同时,一些扶贫项目仍仅限于给钱、给物,没有长远规划,没能“造血”,容?#36861;?#36139;;?#36865;猓?#25206;贫对象不精准,项?#31185;?#26469;了,扶贫收益大多流入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和种养大户?#28909;?#20307;,贫困人口获益?#36824;唬?#26410;真正脱贫反而拉大贫富差距?#21462;?/p>

    这意味着在主客观条件相互作用下,产业扶贫、精准扶贫的脱贫精髓并未能全面得以有效落地,也折射出其落地过程中的复杂与艰难程?#21462;?/p>

    在此背景下,张劲提出了三点针对性建议,即突出产业特色、延伸产业链、广?#20309;?#32435;各种要素。

    ?#21451;?#26494;集团的长期的扶贫经验出发,张劲建议贫困地区和扶贫企业在扶贫过程中要立足贫困地区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做好特色文章,宜农则农、宜林则林、宜牧则牧、?#26494;?#21017;商。?#20048;?#20135;业跟风一哄而?#32454;?#37325;复建设,带来同质化低效竞争,诱发“需求旺盛—价格上升—增加供给—价格下跌—供给下降”的市场波动,给贫困人口带来经营风险,挫伤他们的脱贫决心和?#21028;摹?/p>

    ?#36865;猓?#24352;劲认为应该将在商业和社会发展中证明成功的新经验和新规律借鉴到扶贫工作?#23567;?#27604;如,按照“大项目—产业链—产业中心”的发展方向,建设一批具有重大引领作用的高端、前端、深端产业项目,重点补强产业链关键?#26041;凇?#34180;弱?#26041;?#21644;缺失?#26041;冢?#23558;整个产业链上、?#23567;?#19979;游全部打通,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并投入更多精力到品牌打造、产品营销、团?#20248;?#20859;等“内功”上,确保扶贫项目?#20013;?#31283;健盈利。

    注重项目和区域的发展空间,链接各类生产要素,形成良性的发展生态也是张劲委员提案特别提到的部分。只有以项目带动资源,以资?#21019;?#21160;良性的、?#20013;?#24615;的发展,才能真正提高贫困人口参与机会和增收空间。比如,创新扶贫机制,运用资本手段,为贫困地区培育真正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业主体,提升自?#20197;?#34880;和内生发展能力。只有这样,才能把视角放大到整个产业链生态圈,让贫困人口更好参与农产品加工业和流通、旅游等农村服务业,通过房屋出租、销售土特产品?#30830;?#24335;,变资源为资产,变?#24335;?#20026;股金,变农民为“合伙人”,使农民“租金”、“佣金”和“股金”兼收,实现?#20013;?#22686;收和稳定脱贫,在提升经济总?#24247;?#21516;时,让发展成果更加公平地惠及贫困人口。

    从这些建议中,亦可看出产业作为脱贫根基的作用应愈加凸显,从而才有助于更好攻破贫困人口?#20013;?#31283;定增收这一难点。

    另一面,结合已公开的多个产业扶贫案例来看,上述建议也显现出产业扶贫是一个较难的系统性“工程”的构建,从基于市场逻辑,确立适配贫困地区的产业,形成贫困户与企业的良性互利机制,到聚合内外部资源、?#24335;稹?#20154;才等力?#24247;?#20849;同作用,充分挖掘和?#22836;?#24403;地产业势能,真正?#36139;?#36139;困户和企业?#20013;?#26377;效获利等,一个完整链条的每个?#26041;冢?#37117;不可或?#20445;?#37117;至关重要。

    借鉴国际经验和市场创新成果提升政府基金效能

    除了创新企业的扶贫模式之外,如何发挥财政?#24335;?#25772;动功能,创新融资方式,带动更多社会资本参与投资促进地方实体经济发展?则是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张劲,在本次“全国两会”上关注的另一个重要提案。

    作为一种创新的金融服务,政府投资基金已成为促进产融结合的重要桥梁。过去十余年,我国政府投资基金高速发展,但在现实的另一面——数量与规模全面井喷的背后,政府投资基金政策性目标与市场化需求频频脱节,部分基金深陷“募不进来,投不出去”的两难困境。

    目前,由于项目资?#20174;?#22522;金规模不匹配,基金结存现象严重。一方面,社会化募资额难以达到预期,甚至有部分政府投资基金由于社会化募资?#36824;?#32780;夭折,造成资源浪费。另一方面,即使募资成功,由于项目资源有限,政府投资基金在标的选择和决策流程上又相对谨慎,?#23548;?#25237;放速度缓慢,?#24335;?#32467;存情况突出。

    在政府基金运作过程中,政策性与市场化两个目标难以平衡的情况也存在较大的改善空间。政府投资基金的?#24247;?#26159;发挥政策引导作用,但社会资本参与基金?#24247;?#26159;获取一定收益甚至是高收益。因此在基金运作过程中,政策引导和市场目标常常难?#32422;?#39038;。部分基金为了发挥杠杆撬动作用,在投?#26159;?#22495;、投资范围、投资方式、期限、融资利率、决策机?#39057;?#35774;置上,与市场严重脱节,真正实现初始?#24247;?#30340;政府基金少之又少。

    从全国范围的?#23548;是?#20917;调研数据观察,存在部分基金同质化、碎片化现象,未形成政策合力。不仅国家层面成立了各种大型引导基金,各级地方政府也?#36861;?#21152;入,并已延伸至市区甚至县镇一级。由于缺乏统筹规划,多数基金都是各自运行,体系分散,且区域壁垒森严。即便在同一区域内,还存在因主管部门不同而信息不能共享、相互打架的情况,基金之间难以形成合力。

    针对此?#38480;?#30340;现状,全国政协委员、雪松控股董事?#31181;?#24109;张劲建议借鉴以色列、新加坡等国政府投资基金成功?#23548;?#36827;一步发挥政府投资基金的战略引领作用。

    在具体操作模式方面,张劲建议加快建立统筹协调机制,推进基金布局适度集中化。政府投资基金的作用在于整合社会资源实现政策目标,要?#36139;?#24314;立统筹协调机制,避免?#24335;?#20351;用碎片化。能力、条件和经验不足的基层政府,不必勉?#24247;?#29420;设立政府投资基金,而应先参与到省、市级政府投资基金。由省、市级政府整合财政?#24335;穡?#23545;接市场资源,在全省(市)范围内推进基金市场化运作,从而实现金融资源获取以及宏观调控能力的整合。

    ?#36865;猓?#35201;形成配套的协调机制,避免“撒胡椒面”,集中资源强化协同,支持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做大做强。强化产业聚焦,重点支持外部性、基础性、战略性特征明显的产业领域,并从中选择行业龙?#20998;С制?#20570;大做强。在此过程中,建议?#23454;?#25918;开投?#26159;?#22495;的限制、调整不切?#23548;?#30340;杠杆比例要求,同时,统筹考虑当地产业政策、财政税收政策等,通过形成合力实现既定引导目标。

    张劲委员还建言,应?#27809;?#20110;长期发展的目标构建考核体系。政府基金评价指标应兼顾政策效益和经济效益,同时关注社会满意度和企业满意度,对基金进行事前、事?#23567;?#20107;后评价。事前指标着重对设定政策目标、选择管理机构等情况进行考核;事中指标主要考察市场化、专业化管理程度以及运作的合规性等;事后指标则主要从资本退出的角度进行考核,重点考核项目完成情况、政策目标实现情况以及经济效益?#21462;?#22312;此基础上建立一定比例的容错机制。

     

    你可能还想看

    热新闻

    电子刊物

    点击进入
    海南体彩4+1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