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十月惊诧 ——美国中选前夜的意外事件

    杨大巍2018-11-01 16:0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杨大巍、薛倩/文

    十月惊诧的缘由

    10月,一年之中最美的时节,美国民众一面在渐起的秋风中,看林木层层变作红黄,一面在民主党的蓝色波涛和共和党的红色浪潮中,感知政治角斗的风起云涌,可谓秋深而见花残叶落,风起而知?#26391;?#27815;桑。

    11月是美国的选举月,而在10月,每两年的光景,美国举国上下总是一片忙乱与骚动。路边是大大小小的选举人标牌,电台里是竞选对手针锋相对的广告,信件一封封地飞进邮箱,提醒选举人去登记和投票,甚?#28872;?#26202;,还常常会有电话,询问党派立场。这?#32622;?#20081;背后,政治气候里的疾风骤雨,山呼海啸而来,不时搅动着一潭深不可测的政治深水。

    10月间种种的政治喧嚣和耸人听闻的传说,人们称之为“十月惊诧”(October Surprise)。回顾美国历史,这样的惊诧可以追溯至上?#32454;?#19990;纪。在总统选举的激烈竞争中,10月或趋近10月的时候,总是有令人震惊的消息传出。这样的消息,或者是偶发事件,或者是精心策划,从源自国际到发生在国内,从只是属于个人到关乎党派。由于消息或事件发生的时间如此接近选举日期,它的影响之大,可以决定选举,甚至决定国家未来的走向。

    历史中的惊诧

    长期以来,人们认为“伊朗门”事件可能影响了卡特的连?#24013;?980年里根与卡特竞选。就在投票的前几天,伊朗宣布将在选举后释放人质。声明一出,《华盛顿?#26102;ā?#31435;刻声称卡特曾计划再次采取军事行动拯救人质,希望借此挽?#20154;?#30340;竞选。还有一些人则认为里根与伊朗人达成了秘密协议,推迟释放人质,以此劫掠卡特的胜利。里根最终击败卡特,就在他完成就职演说的几分钟之后,伊朗人质获得释放。为此,民主党的一些人一直相信里根和伊朗之间存在有阴谋。

    2000年的总统选举,?#20004;?#36824;历历在目。选举前的几天里,媒体突然爆出了?#38469;?4年前酒驾被捕的丑闻。尽管?#38469;?#30340;竞选班子一再?#24247;?#20214;事发生在很久以前,却难以改变部分选民的想法。虽然?#38469;?#26368;后当选,他的竞选团队仍然认为若无酒驾被捕事件的披露,?#38469;?#23558;赢得更多的投票,而佛罗里达州不得不重新清点选票的混乱?#32622;媯残?#20063;能够避免。

    特朗普以黑马姿态在2016年9月成为共和党的竞选人。10月1日,周六的晚间,立刻就有《纽约时报》的文章,披露特朗普在1995年的税表中,申报了9.15亿美元的亏损,并?#20197;?#20043;后的18年里都可能没有缴纳联邦税款。消息传出,媒体?#20113;?#22823;肆轰炸。10月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惊诧一个接着一个:俄罗斯的干扰,希拉里失踪的几万封电子邮件,阿桑奇(Julian Assange)披露的内幕,特朗普评论妇女的录像……丑闻接踵而至,几乎让人对任何一位候选人?#38469;?#21435;?#21028;摹?/p>

    2016年大选的?#26377;?/strong>

    无法确定十月惊诧是否真的能够左右选举。失败者试图将选举结果归之于这些事件,而获胜的一方则坚称毫不相关。历史上种种的“十月惊诧”,几乎都是发生在总统选举的大选年。然而今年,特朗普当选后的第一个中期选举,两党之间的火药味已经异常浓烈。10月的惊诧,接连不断而且富有戏剧效果,影响着选民的看法,直到他们呈上手中的选票。

    虽然中期选举只是参议员、众议员和州长的选举,与特朗普毫无干系,然而选举激烈如此,却完全是因为特朗普。2016年特朗普的当选,让民主党人悲愤难当。民主党一方面对于希拉里的失败深感失落,另一方面,则耿耿于特朗普的当选似乎是不具备合法性。因为特朗普虽然以压倒性多数的选举人选票获胜,却并未获得多数人的选票。民主党抱怨选举人票和参院制度不合理,所以迄今,部?#32622;?#20027;党人仍然不愿承认特朗普为全民的总统。从某种意义?#27492;擔?018年的中期选举是2016年总统大选的?#26377;?#21644;复仇。

    有必要简单叙述一下选举人票制度和参众两院的产生。美国宪法在很大?#28525;?#19978;保护各州的平等权益。1787年,美国开国?#26085;?#20204;在费城讨论协商4个多月,经过各州代表的相互妥协,最终确立了参院和众院的制?#21462;?#31177;着公平和平衡的原则,宪法规定每州各选两名参议员,共同组成参?#28023;?#20197;此确保弱州具有与大州同等的参与权和话语权,也保证了美国的联邦统一。另一方面,众议员选举则以人口为基数,加州、纽约,以及东北部人口密集的州拥有最多的众议员席位,而共和党的怀俄明州却只有一名众议员。这也是为什么二战后民主党几乎一直控制着众议院。同样道理,根据各州所拥有的参议员和众议员人数(?#30001;?#21326;盛顿特区的3个选举人票)而规定的选举人票制度,也是兼顾了小州的权利,避免如加州、纽约那样人口众多的大州独占全美的话语。

    特朗普的?#26376;?#21644;政策与民主党的主张深深对抗,并且?#36335;?#27491;以此赢得越来越多的从众。他的不具谦和与人文色彩的?#28304;牽?#20174;他出现在众人视线起就引起不少人的反感。但是对于民主党?#27492;擔?#29305;朗普带给他们最大的困惑和打击不是他的口无遮拦和漠视政治正确,而是他似乎全然没有一种政治理念来支撑他的执政。特朗普更多是?#37038;?#29992;主义出发,他的冒?#24863;?#20030;措不仅是针对民主党,有时也针对共和党。所以他的施政纲领尽管大部分以共和党的立场为出发点,有时却也实实在在地侵入了民主党的地界。

    无论是否?#19981;?#29305;朗普,人们无法无视特朗普的行事效率和强悍作风。上任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尽管压力重重,围剿之声四处起伏,特朗普还是成功地促使减税法案通过,并且减少了政府?#20113;?#19994;的监管,?#36335;?#19968;夜之间点燃了美国经济繁荣的火焰。一方面是企业从海外回流,就业激增,一方面是失业率达到创纪录的最低点,企业?#21028;?#21069;所未有的高涨。同时,黑人、拉丁裔和其他少数裔的失业率也降至历史最低点,大大减低了种族之间的冲突和张力。特朗普还成功地任命两名共和党大法官,巩固了保守派的多数席位。

    在伊利诺伊州共和党的助选大会上,特朗普如此解释?#32422;海?#20182;们称我是保守主义,好?#26705;?#25105;?#27531;?#26159;保守主义,但我更认为我只是追随常识(common sense),我做的无非都是常识而?#36873;?#22312;德州的助选大会,特朗普自称民族主义者,再一次强烈地挑动了人们的神经。无论特朗普怎样解释,“民族主义者”这一词汇在他的讲话中只是意味着热爱美国,意味着美国利益高于一切,谴责与愤怒还是淹没?#35828;?#20108;天的评论。诡异的是,无论特朗普的用词如何不妥和自毁形象,特朗普所到之处,依然是人山人海。人们在震天动地的USA呼声中,狂热地陶醉着,充满真诚与激情地为特朗普而欢呼。特朗普的受?#38431;潭却?#21040;自上任以来的最高点,甚至超过?#36865;?#26102;期奥巴马的支持率。鉴于自特朗普上任以?#27492;?#21463;到的的抨击、谩骂和所引起的永无休止的愤怒,这真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事态。

    愈来愈令民主党?#35805;?#30340;特朗普,正在变得日益强大。他马不停蹄地奔走全美各州,每隔一两天便在上万人的大会上为共和党造势。?#36824;?#36825;实际上也在为他?#32422;?020年的连?#26410;?#22522;础。民主党一方面要阻止共和党继续独占参众两?#28023;?#19968;方面更要全面地阻止特朗普的连?#24013;?#20854;任务之艰巨,时间之短暂,实在是令民主党心绪不宁。

    而2018年的惊诧,则在10月之前已经开始。

    福特教授对卡瓦那法官的指控

    由于左右摇摆的共和党的大法官肯尼迪(Anthony Kennedy) 提出离职,特朗普在7月提名共和党人卡瓦那(Bret Kavanaugh)接任大法官。在此之前,特朗普已经任命了一位共和党人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 出任联邦大法官。7月肯尼迪退职之前,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四人倾向保守主义,四人倾向自由主义,而即将离职的肯尼迪则处在两种主义之间,保守与自由基本保?#21046;?#34913;。共和党的卡瓦那若成功接替肯尼迪成为新任法官,两党在最高法院的比例就会改变,从而有利于共和党政策和理念的实施。

    民主党深知事情举足轻重。在7月,民主党很快获得了一张王牌,?#36824;?#20854;党魁舒默(Chuck Schumer) 和?#31471;固梗―ianne Feinstein)秘而不宣。事实上,卡瓦那提名一经公布,民主党就得到了帕拉阿图大学心理学教授福特(Christine Ford)女士的密信,声称她在35年前遭到过卡瓦那的性侵。在女权高蹈的时代,这一指控无疑是爆炸性的,它的杀?#32902;?#19981;容小觑。民主党对此小心而精细计划。虽然福特希望保守秘密,但消息不知怎么还是被泄露了,并且泄露的时间是在9月底,正是卡瓦那任职听证会的最后一个星期。

    显然,民主党如果成功利用这一消息,当是能一石数鸟。2017年10月开始的“米兔运动”(MeToo),不到半年,席卷全美。?#32654;?#22366;的大导演、知名演员、电台大牌主持、公司主管……所受指控者,无论名声多么?#38498;眨?#26080;一例外地被清扫出局。许多企业甚至做出规定,公司管理人员若需与女员工进行谈话,需将办公室的门敞开,或者需有一位女性经理陪伴在场。

    民主党深信福特这张王牌能够奏效。首先,他们希望福特的指控能够阻断卡瓦那的上任之路,或者至少延迟大法官的任命,直到11月中选时,民主党夺回参?#28023;?#20877;彻底终结特朗普的提名。其次,他们认为女性在权利和人格意?#26007;?#38754;正在觉醒,?#35789;共?#33021;阻止卡瓦那,性?#27835;?#39064;处理不好,共和党也会在女性选票上损失惨重。而特朗普本人在女性问题上一直有些不清?#35805;祝?#25152;以福特事件对特朗普本身的打击也将是可以预料的沉重。

    随着福特信件的泄露,几天之内,又有数位女性指控卡瓦那性侵,甚至称他为性侵集团的成员。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卡瓦那不仅品行不端,简?#26412;?#26159;面目可憎。民主党说服福特到参院进行听证,而在听证前的那个晚上,特朗普被媒体包围,质问是否仍将启用一个性侵法官。被媒体紧紧追逼的特朗普最后不得不放低姿态,称若是性?#27835;?#30495;,可能替代卡瓦那的法官还有数人。

    一般而言,面对提名大法官性骚扰的指控,无论证据如何,美国总统大多会重新提名新法官,特朗普的顾问团队也曾劝他?#29260;?#21345;瓦那。然而特朗普个性强势,决不作妥协。听证会照常举行,大概2000万人观看了听证实况。为避?#21491;桑?#20849;和党特意请?#31383;?#21033;桑那州的女?#32422;?#23519;官瑞秋·米歇尔(Rachel Mitchell)主持听证。福特女?#21487;?#38899;颤抖地指控卡瓦那在35年前对她进行性侵,并?#19994;?#33268;了福特后期的?#38047;?#30151;。性侵发生的那一年,卡瓦那17岁,福特15岁,然而性侵的具体时间不清楚,目击证人没有,前后细节全部遗忘,基本上只是福特?#32422;?#23545;那一瞬间的记忆。

    卡瓦那在听证会上情绪颇为激动,民主党为此认为他至少缺乏法官应具的冷静?#32479;廖取?#21345;瓦那坚决否认指控,谈及10岁女儿建议为福特祷告之时,话语数度哽咽,泪水几至流出。这一场景,多少观者为之感动,日后或将成为美国政治中历史性的?#20302;貳?/p>

    南卡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听证会结束之前慷慨陈词。他的坦率、愤怒与真情,动人而震?#24120;?#20351;人不禁想起电影《闻香识女人》中的一幕:上校为查理辩护,斥责学校的虚伪和无道德。林赛痛陈今日两党之争,正在毁灭一个杰出人士的一生。这是他从政以来最为黑暗和肮脏的时刻,而共和党人如果不投卡瓦那的赞成票,则是纵容对法律的蔑视。

    已经六次通过联邦调查的卡瓦那,再一次?#37038;蹻BI调查。两天之后,卡瓦那?#21592;?#35777;明清白。投票一周之后在参院进行,并以50比48票,通过卡瓦诺的任命。历时三个月之久、两党罕见的激烈争斗,终以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大胜而告结束。

    卡瓦那曾是?#38469;?#30340;幕僚,在共和党阵营中声望良好,是建制派推荐的候选人,提名卡瓦那就是为了获取建制派的好感和支持。虽然之前?#38469;?#19968;直在含蓄地批评特朗普,但是这次看到其好友遭受如此诽谤,?#38469;?#32456;于采取行动,逐个劝说参议员支持特朗普的提名。

    民主党希望通过阻止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特别是借势“米兔运动”,赢得大多数妇女的支持。但是错误判断?#32622;?#30340;民主党,不仅未能阻止卡瓦那的上任,还事与愿违地让共和党的建制派统一到了特朗普麾下。NPR的民调显示,共和党的参选热情在卡瓦那任命之后仅落后民主党2个百分点;而一个月以前,民主党曾经领先10个点。

    特朗普的政治?#26412;?#21644;顽强个性让他再一?#20301;?#35299;危机,并?#39029;?#21151;转化了共和党内部分的“反特朗普”人士。纽约时报“绝不支持特朗普运动”(Never Trump)的斯蒂文(Bret Stephen)发文表示:“特朗普执政以来,?#19994;?#19968;次感到总统亲入这些事件是一件好事,我感激他参与其中。?#31227;?#23454;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我确实很感激,因为在卡瓦那提名这件事上,面对反对者的愚蠢、虚伪和危险的行动,特朗普总统并没有退缩。我很感激,因为他如同一把巨大的铁?#31119;沧?#20102;锋利的匕首。”

    ?#39057;?#32780;来的大蓬车队

    卡瓦那法官的事件甫一结束, 中美洲?#21046;?#39118;云。10月12日,一支由难民组成的大篷车队在洪都拉斯启动,车队穿过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和厄瓜多尔,进入墨西哥,一?#20998;北?#32654;国南方边?#22330;?#36884;中更多人潮加入,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扩大着,到了10月下旬,已经扩展成7000多人的队伍。

    媒体以两种方式聚焦这支队伍:左翼媒体如CNN,NBC等,将?#20302;?#29305;别对准母亲与孩子;右翼媒体如FOX,则给予长线?#20302;罰?#28009;?#39057;?#33633;的难民队伍,一路逶迤,望不到尽头。

    抛开政治观点,人们很难不对这样一群人抱以深深的同情。幼儿抱在怀中,路途遥远,天气炎?#21462;?#30130;?#20849;?#22570;的人?#28023;?#20182;们心中怀有的希望有多大,他们不可知的忧虑和恐惧就有多深。

    自由派深怀人文同情,在他们来看,抛弃家园,两手空空的难民,富裕而自由的美国应该敞开大门,用同情和关爱来?#24403;?#20182;们,安抚他们渺小而无可奈何的生命。

    保守派则?#24247;?#27861;律和秩序,认为进入美国应该通过合乎法律的途?#19969;?#19981;见尽头的移民队伍,在视觉上实实在在地也将恐惧带给人们。这个世界有多少动荡的民族,多少无望的民众,多少战火纷飞的家园,而美国又有多少能力去接纳。保守派认为人群多为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并且,当墨西哥表示愿意接纳难民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人都表示拒绝。很明显,难民并不像是为了逃避动荡,而是为?#36865;?#36807;非法途径移民美国。如此遥远的路途,人群的饮?#22330;?#21355;生、疾病如?#35859;?#20915;?谁在资助和领导这样一支庞大的队伍?他们坚信这些疑问后面一定暗示着种种阴谋。10月23日副总统彭斯在答记者问时宣称,根据洪都拉斯总统的消息,车队是由委内瑞拉政府资助,洪都拉斯左翼团体组织,目的就是挑战美国的主权和边界。

    尽管媒体一直在大肆?#31209;荊?#27665;主党迄今为止却并未对此做出太多评论。事实上,非法移民问题始终颇为棘手,而历史上,民主党对于非法移民的态度并不比共和党宽松或仁?#21462;?#23567;?#38469;?#22312;位时曾提出给1100万非法移民大赦法案,可惜最后没有通过。奥巴马一直到即将卸任时,才提出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DACA)。而奥巴马时期遣返的非法移民?#25429;?#20110;?#38469;?#26102;期。奥巴马为此受到许多谴责,其不作为让他的支持者们感觉受到了欺骗?#32479;?#21334;。民主党从来没有宣称过开放国界,直到近期极端左翼在党内占据上风。

    另一方面,非法移民问题却一直是特朗普热衷的议题。2016年的竞选,特朗普就是以非法移民问题赢得了他的铁杆拥趸,特朗普的每次演?#25429;疾?#20250;忘却非法移民问题。他再三?#24247;?#38750;法移民队伍里会混入罪犯、恐怖分子或帮派成员,国家必须有边界,移民必须通过合法途?#19969;?#32780;拥戴他的人群则一遍又一遍激动地倾听着,感到动人悦耳,激昂有如交响篇章。如果将特朗普的演讲比作是一部交响乐,其主旋律就是非法移民。

    坦率地讲,生长在纽约这个世界上最开放的城?#26657;?#29305;朗普不可能受到保守主义过多的影响,而且?#31185;?#19968;生,他民主党身份的时间甚至长于共和党的时间。特朗普打造商业帝国的时候,启用的第一个总工程师是一位女性,他的专职司机是被裁员的黑人警察,他的建筑工地上,拉美裔、外族人不尽其数。特朗普大肆谈论非法移民问题,对米兔运动不甚以为然,如他?#32422;?#25152;言,完全是出于常?#19969;?#20182;本能地觉得边境应该有法规控制,入境应?#31859;?#23432;秩序,而米兔运动则有一部分是被人利用。这一切,在政治正确的环境下,特朗普无所?#24605;?#22320;大声说出,激怒了许多人,惊呆了许多人,却也赢得了许多支持者。然而商人的特朗普也还是经过了算计,他知道移民话题赢得的拥护远多于反对,而且保护边?#24120;?#19982;他的让美国再次伟大,表面上也相辅相成。

    民主党理所当然地在?#21364;?#30528;一个时机。当7000多人的车队千里迢迢地?#31995;?#21152;州边境的时候,如何应对他们,真是难以形容的挑?#20581;?#29305;朗普尽管已经派遣军队前往,民间?#27815;?#32455;队伍前去驻守,可是当?#27835;?#23544;铁的民众,妇女、儿童、老人,一身风尘,一?#31216;?#24811;,一腔希望地站在国境线上,激烈的冲突一定不会增加共和党的选票,却会给特朗普政府带来耻辱,给美国带来更大的分?#36873;?#36825;个旷世的难题,大?#21028;?#24471;有超越寻常的?#33108;?#21644;上天的启示,才能得到正确的解答。

    在特朗普的压力下,墨西哥政府关闭了最近的一条通道,难民车队只能另启线路。结果是,?#31995;?#21152;州边境的时日大概会晚于11月6日的选举日。然而,假如在最后的时日,各种各样的卡车、小汽车、旅行大巴,越来越多地进入难民队伍,载着人群飞速前进,人们一点儿也不必感到惊讶,因为这正是“十月惊诧”的真正含义。

    原福克斯女记者梅根·凯莉

    触碰政治正确

    从FOX跳槽至NBC的女记者梅根·凯莉(Megyn Kelly),由于在10月23日触碰到了政治正确,她在NBC的节目均被取消。梅根在讨论万圣节装扮的时候感叹到:“到?#36164;?#20040;是种族歧视?现在如果有个白人把脸涂成黑色,或者是黑人把脸涂成白色,那就麻烦大了。但我小时候过万圣节,这?#32426;?#27491;常的,只要你是在扮演一个角色的话。”电视主持人莱斯普斯(Luann de Lesseps)前些时候被称作为种族歧视,因为她把?#32422;?#25171;扮成黑人著名女歌手戴安娜·罗斯(Diana Ross),并把?#32422;悍?#33394;涂黑。对此,梅根更是不解:“谁不?#19981;?#25140;安娜·罗斯呢?她只是想把?#32422;?#25171;扮成戴安娜·罗斯罢了,就一天而?#36873;?#25105;真搞不懂,万圣节还有什么种族歧视?”

    梅根引起的轩然大波最终?#39038;?#20002;失了一份酬报丰厚的工作。梅根原先是FOX的王牌主持,但在女权问题上态度强硬,采访特朗普时?#31574;瓦?#36924;人。鉴于她的自由主义倾向,NBC?#24515;?#22905;?#29992;恕?#20294;是梅根的自由主义倾向,在NBC显然?#23545;恫还弧?#31119;特指控卡瓦那听证结束后,梅根曾经评论说:“民主党一定会很高兴,福特要是在法庭上一定会判败诉的。”这已经招致其他主持的侧目。此时,自认为坦诚的梅根更是引来铺天盖地的谴责,嘲讽她终于表露了种族主义本色,而她平时的同事也?#36861;?#34920;态,认为她的无知和冒犯不可容忍。梅根先是在内?#24247;狼福?#28982;后向同事道?#31119;?#26368;后又含泪向观众道歉。她诚恳表示,了解历史后她意识到,?#36824;?#20197;什么形式,涂黑?#36710;埃?#35013;扮黑人,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可以的。听众给予她真?#20808;?#28872;的掌声和鼓励友善的神情,可是梅根在NBC的前途还是就此完结。

    相较于媒体的集体讨伐,民众对此却温和得多。许许多多人,白人或是有色人种,声称从来不是梅根的粉丝,但这件事上,他们认为梅根没有过错。有人在脸书和推特上做调查,高达80%~90%的人认为梅根的黑脸评论并无冒犯。他们认为梅根和我们这个时代,是极端政治正确的受害者。也有人评论说:“我们这个社会对某些事情变得敏感,而对更重要的事情却变得?#36824;?#25935;感。”

    梅根的黑脸评论其实更是人们饭后的谈资,而非惊诧事件。然而它恰好发生在这个特殊月份,对于民众的态度,尤其是具有独立思维的中间?#26705;?#24433;响不可谓不大。梅根作为左翼人士眼中曾经的反特朗普英雄,现在却成了可耻的种族主义者,这不仅具有嘲讽意义,而且让人绝望:“媒体的真实,公正和独立性在哪里?”

    暴力事件

    10月下旬的两起暴力事件,不仅令人惊诧,而且令?#36865;?#24515;。56岁的赛约克(Cesar Sayoc) ,邮寄出14份邮件炸弹,对象均是特朗普的对手,包括克林顿、奥巴马、拜登、索罗斯等等,立刻在社会上引起?#35805;?#21644;骚动。炸弹初现之时,民主党和共和党均是焦急地?#21364;?#32467;果。民主党认为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所为,共和党则认为是民主党?#21592;?#33258;导的苦肉计。赛约克的确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但是他所制作的炸药,装置十分简陋,邮包上?#25191;?#22788;留下?#32422;?#30340;痕迹。?#21592;?#19978;世纪的连环邮件炸药案,不仅致26人?#36865;觶?#32780;且还使得联邦调查?#21482;?#20102;9年时间?#25243;?#21040;?#36164;鄭?#36187;约克与其说是想要制造暴力,不如说是试图发出一份政治宣言。

    围绕着邮包炸药事件,政治阴谋论满天飘飞。共和党的支持者认为赛约克若不是智商存在问题,便是被民主党买通了;而民主党的支持者则指责特朗普的反移民?#26376;郟?#36896;成了赛约克的暴力。

    10月28日在匹?#32570;?#29369;太教堂发生的枪击案,造成11人死6人伤,则是一起令人心碎的悲剧。特朗普指控这是“邪恶的大规模杀戮”,并称“不容忍?#20174;?#20027;义或任何形式的宗教仇恨”。尽管特朗普在第一时间表示了震惊和谴责,尽管枪手鲍尔斯(R Bowers)事实上反对特朗普,媒体仍然声称是特朗普的?#26376;?#25361;动了人们邪恶的内心。而特朗普则谴责媒体,认为这个国家巨大的仇恨,部分是由于媒体失实和欺骗性的报道造成。

    枪击?#22797;?#32473;美国的震动是巨大的,犹太人的影响力遍及美国的政界和金融界,国会为死者降旗3天。在每一次选举中都至关重要的佛罗里达,犹太裔?#29992;?#30340;投票一直是举足轻重,特朗普因此极其小心地?#28304;?#36825;一事件。特朗普发言人立刻表示,特朗普与以色列的关系非常之好,并且是第一个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28872;?#36335;撒冷的总统。由于媒体?#20004;?#19981;断的?#31209;荊?#26538;击案在佛罗里达的选举中一定会起到关键作用。

    结局即将揭晓

    充满意外事件的十月,其实让人心生悲哀。卡瓦那法官听证会期间民众如暴民般的骚扰,美墨边境即将发生的冲突,政治理念的专断,仇恨与死亡的暴力……此起彼伏的政治事件中,处处?#36335;鴝家?#34255;有阴谋、谎言和暴力。人们心中的仇恨超过了理解,愤怒超过了对政治所产生的热情和希望。?#26032;?#26031;·杰弗逊曾说,“民主其实就是暴民的统治,而51%的人夺取了49%的人的权利。”(A democracy is nothing more than mob rule, where 51 percent of thepeople may take away the rights of the other 49.)这一名言,真实而令人绝望地演绎在十月的北美。?#27531;?#27665;主就是如此,?#27531;?#19990;界从来就是如此,?#27531;?#36825;所有的一切,只是人类追求理想途中的抗争与冲突。而风雨飘摇的十月过后,人性?#27531;?#22797;归友?#30130;?#19990;界?#27531;?#22797;归美好。

    十月犹如巨大的舞台,正上演着各种事件,精?#35270;?#20986;人意外。几天之后,帷幕就将落下,选举也会揭晓。结局如何,世界在关注着。

    (作者系国际政治学者,财税专家。现居美国亚特兰大?#26657;?/p>

    热新闻

    电子刊物

    • 地址?#32597;本?#29702;工大学国防科技园2号楼4层
    • ?#26102;啵?00081 电话:4001560066 传真:86-10-88510872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0910566
    •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 Copyright @ 经济观察网 2001-2018
    • 京ICP备1801989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8547号

    海南体彩4+1的玩法